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 06 完结

ooc预警 私设如山 焦作人随意。

01 02 03 04 05


06
爱德华多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觉得自己一定是漏看了好几季的剧情。他在这个播放着MJ音乐的后院里穿梭着,路过了鲑鱼造型的花园造景(显而易见是Dustin的手笔)上面有两个穿西装小人的巨大蛋糕—除了婚礼蛋糕以外不会有别的可能了。在这幢别墅的某个房间里看到了穿着正式西装头上还抹着发胶的Mark(假的,绝对是假的)。

谢天谢地,在爱德华多精神崩溃前他在某个房间里找到了Eduardo,“所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见,结婚啊。”Eduardo安抚地拍了拍爱德华多的肩膀,在拍空的瞬间略带尴尬的缩回了手。“虽然不知道在你们那边过了多久,但在这一边,从上次你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六年了。”

爱德华多深吸一口气,使劲揉了揉脸颊:“所以你们已经交往了五六年却还没有分手?”

Eduardo摊了摊手,“没有。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些年里,我们都能更加理解对方。不是像之前那种自以为的理解,而是对所有事情,都几乎可以准确预测对方反应的那种。”

“所以他就成了最适合你的人了?”爱德华多还是无法接受这一切,在他的计划里他和Mark之间的曾经的芥蒂和生活中的分歧会逐渐将爱意消磨,然后自己以后的人生计划就再也不会被Mark左右。

“所谓的最优方案难道不是只存在于理论中的?我们也算是互相驯服了对方。”Eduardo笑着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爱德华多目送他离开,打开房门前的一瞬间,Eduardo回过头来:“其实和Mark结婚也算是某个时期我们的人生计划不是吗?”
—————————————————
Eduardo从梦中醒来坐在弗罗里达家中温暖又柔软的大床上,如潮水般涌来的记忆让他不由得扶着额头躺倒下去。

这个世界果然是对他充满了恶意啊。Eduardo心情复杂的闭上眼睛。原本是想帮助年轻的自己,最后反而被教育了一番,还塞了一把狗粮。

但刀子捅在身上和知道要被捅而提前避开还是不一样的。后者不过是在闲时感叹一下来路崎岖,前者却不得不时时刻刻伴着伤疤前行。

“Dudu”温柔低沉的嗓音从门口传来,“有个坏消息。”Alex的声音里莫名的带着笑意,似乎并不很在意发生的事情。

Eduardo知道Alex不会像Michele那样开玩笑吓唬他,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询问:“就没有一个好消息吗?bro”

Alex走进来坐在床边,“曾经有个好消息,pai昨晚你回房间之后又偷偷吃了你带回来的小点心,不跟你说话这种事情也跟上次一样不用在意的。但是今天一大早门口出现了某个卷毛,所以……”

有那么一瞬间,Eduardo简直想躺在床上再也不起来,但残酷的现实是,Alex一直对自己没打理的头发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一直把玩着那些微卷的棕发直到Eduardo从床上起来去洗漱。

努力拖延时间把自己整理好以应付此生对他影响最大的两个人的战争的Eduardo在下楼时感受到了诡异的平静,像是一场暴雨之后,又像是飓风来袭之前。

Mark和老Saverin先生对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两个人看上去都面色不善。显然包括Saverin夫人在内的其他人都不愿意身处在这战争现场,早就各自找理由离开了。

“而我却不得不过去劝说他们两个,”Eduardo绝望地想着,“简直就像一个不带枪上战场的医疗兵。”

“Wardo”原本面无表情坐在Saverin先生对面的Mark在看到Eduardo的瞬间就站起来迎了上去脸上还带着让Eduardo一看就头疼的傻笑,“Wardo,我们回加州就结婚吧,你父亲不理你也没关系,我已经和爸爸妈妈说过了,他们都非常开心,我们会成为最幸福的一对的……”

“混蛋!你以为你能把我的小儿子骗走改去姓Zuckerberg吗!想都别想!”老Saverin已经完全失去了一贯的风度,一边拍着扶手一边对着Mark咆哮。

“Papa”

Eduardo察觉到某些不对劲的地方,但他刚想开口就看见,Saverin先生一脸严肃地扭过头去一副,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这其实不能怪Saverin先生,真的,任谁家出现一段时间不回家的儿子突然回来向家人宣布自己和曾经共同创业、有过商业纠纷又打过官司的人在一起后没多久,对方就跑过来求婚这样的状况,大家都会以为两人说不定早就想要结婚,说不定早就偷偷登记过了之类的。想到当初Dudu就是因为这小子才退出自己安排的实习,Saverin先生简直心塞的不行。

而另一边,脸上挂着傻笑却无比奸诈的让Saverin家其他人都以为Eduardo已经决定好要和自己结婚的Mark已经拉着Eduardo去了他的房间。(真的,别问Mark怎么知道哪个是Eduardo的房间的)

“Mark,你到底和Pai说了什么?”Eduardo脑子里浮现出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的婚礼,他晃了晃头想把这些画面清理出去,即使在那个世界他们在结婚之前也至少交往了很久。

Mark忍不住攥着Eduardo的手,“我说我们会结婚的。”Mark的声音闷闷的,他们的距离如此近以致于Eduardo底下头只能看到那头卷毛。“我早就该这样,婚姻会使我们成为一个整体,我们永远是我们而不需要通过某个公司来联系在一起。”

Eduardo不知道如何回应,不需要通过Facebook来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他曾经因为两个人的名字一起放在Facebook而欣喜不已,但也是Mark将他的名字从标头上去除。现在Mark告诉他他们的关系不需要依附在Facebook上,可笑的是,即使知道自己还渴望这一切,他所剩的信任甚至不足以支撑他开口说话。

Mark把下巴搁在Eduardo的肩膀上,从Facemash的那个晚上开始一切都发展的如此之快,这样安静温暖的只是在等待一个回应的时刻那样稀少又那样珍贵。

Eduardo感到肩上的压力变大,他低头去看却发现对方已经闭眼睡着了。

这场景还真是,似曾相识啊。

Eduardo哭笑不得的把睡着的Mark放在床上,如果这是篇小说,Eduardo腹诽着,那作者的套路肯定很少。

得了吧,你指望Mark一个技术宅能有多少追人套路,坐在床边的Eduardo脑海中像是有个小恶魔在嘲讽他,何况你不是连他的每一缕小卷毛都可爱极了吗?还要什么套路。

当然套路还是有的,比如说就在刚才他纠结不已之时,魔术师附体的小卷毛已经偷偷的把外表相似内圈去刻着两人名字的戒指戴在了他手上。再比如说,远离战场的Saverin夫人在其实和Zuckerberg夫妇一起讨论结婚事宜,Saverin先生终将参与其中并争取到在自己这边举行婚礼的权力。狡诈的Mark才不会只让Saverin先生一个人以外他们要结婚呢。

在所有的世界线中,Mark Zuckerberg总是会在Eduardo Saverin的人生计划中占上一部分,而在无数可能性中,总是会有那么一部分他们会有团圆美满的结局。
End
—————————————————
好吧,又是非常仓促的完结了。关于世界线的话设定上两个世界算是平行世界,Eduardo在梦中穿过去改变了另一个世界自己的结局,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其实Mark在梦中可以看到Eduardo穿过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昨晚重新看了下整篇文感觉写得真是难看_(¦3」∠)__给小心心的大概都是人好吧,也难怪安利卖不出,还不如直接推荐大大们的好文。反思一下觉得自己这样挺讨人嫌的(ಥ_ಥ)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