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ME】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 05

ooc预警 私设如山 焦作人随意。

01 02 03 04


05
如果不是隔着玻璃Eduardo冲自己勾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容,爱德华多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另一个平行世界。我都已经剧透过了你居然还签合约?!

“放心,我只是辞去了CFO的职务而已。”Eduardo从房间里出来找了个角落向爱德华多解释,“我留在加州,没有冻结账户,还往里面多打了点钱,天使投资稀释了部分股权不过还在合理范围之内。”

“那Mark知道吗?”看上去一切似乎都很好,但爱德华多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Eduardo轻笑,“他现在还不知道。今晚可是百万会员夜,何必在这种时候弄得不愉快呢?”

“Edu…”

“那天之后我就向Mark表白了。”Eduardo故意打断了爱德华多想说的话。“我在加州待了一段时间,参加了一些会议。Sean Parker的确有能力,不过我还是不认同他的作风。最重要的是,”Eduardo转头冲他微笑,“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华尔街。”

好吧,华尔街。这曾经是爱德华多人生计划的一部分,直到Facebook在给了他更多收益同时切断了这条路。

Sean正指挥人刷新大屏幕,上面的数字已经到了999942,爱德华多想知道Sean是否知道或者说参与这件事,但他没有去问。Eduardo走向Mark,与他交谈。会员数字到达了1000046,烟花炸开,他们在欢呼声中拥抱,一切看上去都很好。

爱德华多再次消失了。
————————————————
自从新加坡归来后的Mark今天也依然在被达达骚扰。

显然红发的CTO已经忘记了被CEO用剑指着鼻子的恐惧和不得不答应加班的屈辱。

但今天上帝似乎想让他重温一下。

当Dustin又一次在休息时间跑到Mark的电脑边上,试图隐晦地(自以为的隐晦)问出“Mark&Eduardo复婚进程”时,一直面无表情保持wired in状态的Mark忽然绷直了脊背对着电脑屏幕喃喃:“他回来了。”

“什么,Wardo要回来了吗?他刚刚在网上和你说的吗?我是不是已经可以开始准备周末之夜了?等等!你刚刚在干什么?!”兴奋之余瞟了一眼电脑屏幕的达达敏锐地发现问题:“你入侵了CBP(海关边境保护局)?Wardo回美国没和你说?”

“入侵CBP?!”原本站在一旁单纯为了防止Mark被Dustin弄得不耐烦而搞出Facebook暴君剑指CTO这种大新闻的Chris觉得自己无端受到了暴击。

与此同时入侵了Eduardo助理的电脑(可怜的Mavis小姐)获得了全部行程的Mark抄起了电脑,无比熟练地拎起剑指向Dustin:“我去一趟弗罗里达,你好好加班。”在看到Dustin如小鸡啄米的点头后,Mark放下剑,带着电脑就离开了。

“发生了什么?”偶尔来Facebook逛一圈却被Mark直接略过完全无视的Sean一脸茫然地看向Dustin和Chris。

只见自从Eduardo离开后就再没给过他好脸色的两人破天荒地扬起了和善的笑容,“来的正好,我们一起加班吧。”

Mark是个情商不高的人,当然并不是说他就完全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讲讲道理,虽然逃过不少次课,但他到底曾经是个心理系学生。他知道要怎么和人好好相处,只不过大多数人都不曾荣幸有这样的待遇罢了。

但Eduardo是个特例。

他显然是属于值得被好好对待的那一类,但他从不要求。在哈佛时期,Mark常常会因为编程而失约或者在无意中出言失当,换做其他人大概早就离开了,Eduardo却几乎不会在意。Mark失约,他就主动带着食物来Kirkland,坐在一旁的飘窗上读书。有时候Mark的话让Eduardo大而明亮的眼睛流露出受伤的神色,但不等Mark道歉他就反过来安慰Mark。Eduardo对Mark态度如果量化成一条公式的话,Mark对Eduardo的行为大约不属于任何一个自变量。后来的事情也证实了他的观点,正如Mark的恶劣行径没有让Eduardo离开,Mark也无法说服Eduardo放弃为Facebook寻找广告商。

于是他只能将Eduardo驱逐出Facebook。接着他终于见识到了Eduardo的怒火以及他冷漠疏离的样子。Mark能忍受这个,即使他们坐在桌子的两端,用过往的一切来互相伤害也好过坐在Facebook的办公室里被众人包围却完全感受不到Eduardo存在的痕迹。

Mark在官司结束之后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按照以往的经验,虽然同样不知道为什么,但当Eduardo和他之间的争执平息后,Eduardo会主动回来找他。既然官司已经解决了问题,那么接下来Wardo就该回来找他了。

Mark对于Eduardo的理论一如既往的失效了。Eduardo去了新加坡,他创建了公司有了新的朋友和事业,甚至打算移民。他终于发现自己丢掉的是什么的同时不得不面对Wardo不再愿意回到自己身边的状况。

意识到这一事实的Mark赶去了新加坡。幸运的是,虽然Eduardo已经觉得加入Facebook是个错误,但他仍然爱自己。

Mark几乎要为之得意了,他的Wardo是如此的慷慨,在他还没有为曾经的伤害道歉的情况下就赐予他比友谊更加紧密深入的关系,那样眷恋着缠绵着相互依偎的温暖和炙热的无比甜美的激情,是他曾经无比渴望却从未想到过的。

但Eduardo也是个狡猾的小骗子,坐在飞机上的Mark这样想着。他以为一股脑儿地把爱情塞在自己怀里,就能让Mark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安全感归宿感归属感。不管是Facebook还是他们单薄的爱情都无法给予的东西,他们两个人组建的家庭。

要想获得这个绝对不会容易,Mark必须说服自己的父母(非常容易),和Eduardo达成一致(有希望但也像往常一样未知),征得Eduardo家人的同意(可以预见的艰难)。Mark因此而感到紧张,但Mark从不畏惧挑战,他拿出了电脑,开始思考规划接下来的一切。
————


“Mae”Eduardo放下手中的文件,很不好意思的看在晚餐后来找他谈谈的母亲。

与脾气火爆的Saverin先生相比,Saverin夫人一向优雅温柔极少动怒,Eduardo印象中唯有百万会员夜的第二天,母亲带着律师过来,虽然一贯的修养还没放下,但通身的气场却是从未有过的冰冷锐利,那是一位母亲在孩子受到伤害后的本能反应。

而自己却又和那个造成伤害的人谈恋爱了。一想到这个Eduado就觉得自己实在是过分。

“Dudu,你和Zuckerberg先生在一起是因为之前他去新加坡找你是吗?”Saverin夫人语气温和,看着小儿子有些惊讶的表情微笑起来“你总得体谅一位关心孩子的母亲向他的助理了解最近的情况对吧。”

“当然。关于Mark他那个时候其实并不是真的想伤害我,他只是把感情和Facebook的事情分得很清……”

“Dudu,”Saverin夫人少见的打断了自己的儿子,“我不关心Zuckerberg先生如何,我只想知道你是怎样想的。”

“我…”Eduardo低下头笑容苦涩,“我还是喜欢Mark,即使现在我已经不对他抱有期待,但我想和他在一起,所以我就这么做了。我很抱歉。”

“你永远也不用对我们说抱歉。”Saverin夫人握住了Eduardo的手,眉梢眼角都带着温情,语气平缓而坚定,“Dudu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

自从被某人安利了游戏之后感觉更新越来越困难了。每天沉迷开黑无法自拔。然而我自己却连一份安利也卖不出。(ಥ_ಥ)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