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ME】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 04

ooc预警 私设如山 焦作人随意。

本章有大量私人观点。

01 02 03

04

飘荡在旧金山机场旅客托运行李处的爱德华多认为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出现的必要,很显然他什么都没有改变,就像是某种惨淡而可笑的命运一样,Eduardo不会在机场等到Mark,当他淋着雨赶到那个房子的时候会遇见Sean,他会被告知自己将被(不如说是已经被)落下,然后冻结账户,签下死亡合约,最后是百万会员夜。官司会帮他收回经济上的损失但最终他还是得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脏逃去新加坡。 
 
“谢谢,我是说关于饲料的事,在食堂的时候,我差点给鸡喂鸡肉,那些动物保护组织说不定会来找我麻烦。”Eduardo主动找他说话了,爱德华多猜他大概只是想打发掉等待Mark的时间。 
 
他当然不会等到Mark。 
 
爱德华多再也不愿意和所谓的命运耍花样,他决定一次把所用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Eduardo,至于年轻的自己到底会怎么做,那也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Edu你听着,Mark不会来接你,醒醒吧,这家伙什么时候是守时的人了。你会淋着雨过去,然后给你开门的人是Sean。你和Mark会争吵,你会冻结账户最后他让你签下死亡合约,最后一场官司之后你会离开到新加坡生活。” 
 
Eduardo的脸色像是做了一场开胸手术一样苍白,“这不可能,我不会…” 
“Edu,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在机场附近找个旅馆,好好睡一觉,然后再考虑其他事。” 
 
或许Eduardo自己也明白Mark很可能忘记来接他,所以他顺从了爱德华多的建议暂时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 
 
“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生意我是不是傻。”Eduardo从浴室出来,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热气而恢复了些许血色,平日里打理整齐的棕色头发潮湿着而凌乱,几缕头发搭在额前显得他格外柔软稚嫩。爱德华多尽量让自己不去看他的眼角是否泛红。 
 
“我不知道,反正我也不比你好多少。”爱德华多仰面躺在床上,“不过这肯定是血清素的错,不然咱们干嘛在纽约挤地铁。” 
 
Eduardo不由地轻笑出声,他学着爱德华多的样子躺到在舒适宽大的床上,小心地不去压到一旁的爱德华多(尽管他其实根本碰不到),床头的灯光昏黄温暖催人入眠,Eduardo的声音也变得格外轻柔,“所以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现在的状况你付出了时间、金钱和感情而唯一的收益大概是你自己的大脑分泌的多巴胺,继续下去的损失会非常大所以现在,收回投资,想想你的脑子还没被那些激素搅乱之前订下的人生计划。”爱德华多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那Mark呢?” 
 
爱德华多陷入了沉默,他不知要如何回答一个自己从没能解决的问题。但他最终还是给出了建议“如果真的喜欢的话还是可以在一起。但要牢记不要交付信任,不要怀有期待。” 
 
“父亲大概会很生气。”Eduardo在入睡之前喃喃道。 
 
“是啊,他还说再也不要和我说话了。”爱德华多转过去捕捉到Eduardo瞬间的惊惶,“结果第二天妈妈就带着律师,那位Gretchen女士过来了,你知道没有父亲的允许她是不会这么做的。”爱德华多的语气中带着笑意,“那场官司的时候,Alex和Michele常常过来看我,出差,度假,同学聚会……有些借口真是蠢透了。但他们爱我们,Dudu,没有条件的那种。” 
 
Eduardo安心地入睡,第二天早上醒来爱德华多已经消失了,但他终究还是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 
不管是在庆祝公司百万会员的晚上发现自己被驱逐还是在某个周末的早晨和自己喜欢的人确定了关系,生活总得继续下去。 
 
Eduardo在要求助理帮自己订机票和调整日程时就做好了在午餐时间被盘问的准备。别误会,Mavis小姐维持了自己的专业素养,但看在他们已经共事一年多的份上,Eduardo深知在她那每时每刻都让人无法挑剔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蠢蠢欲动的邪恶的灵魂。 
 
果不其然,Mavis小姐在中午时分准时带着两个便当盒(不是外卖,意味着它们的味道会好得让人流泪而同时她的问题则会让人欲哭无泪)踏入了他的办公室。 
 
“说真的,Mavis,我定的可是去弗罗里达的机票。”Eduardo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回家探亲,多么理直气壮有毫无爆点的理由。 
 
Mavis从长方形木盒里拿出筷子和勺子递过去,“如果上个光明节你没有找借口留在这里的话,这个说法还是可信的。而现在,在某个卷毛混蛋离开的第二天却打算回家探亲。”Mavis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从那位的一贯风格来看只待了两三天就离开,这显然是达成了某些目的。而你所做的决定使你显然比光明节的时候更需要来自家庭的鼓励和支持。” 
 
Eduardo恹恹地把玩着手中的筷子,“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的是鼓励和支持,说不定内心深处我所希望的是来自家人的阻拦呢?” 
 
Mavis扬起头看他,“如果你只是想找人给你泼冷水,显然我就可以。” 
 
Eduardo感到微妙的厌倦,对着精致的食物却胃口全无,“为什么你会如此厌恶Mark呢?你甚至不用Facebook。” 
 
“大概是想起了学生时代被不断在案例中出现的某人所支配的恐怖吧。”Mavis轻笑。 
 
“我以为你一直认为感情是非理性而愚蠢的。还记得当初面试的时候,被问到为什么选择这家公司的时候,你居然用综合评价体系评分表来回答。”Eduardo笑道。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评分表,里面也是有'上司颜值对工作心情影响'这种相当感性的指标。感情是愚蠢的,但无法避免的时候还是可以量化之后考虑一下坏中求好的策略。至于不用Facebook这件事。很抱歉,那其实不是因为你。” 
 
“哦,”Eduardo故作失落的咬着勺子,对面前的亚裔女助理发动了斑比眼攻势(这在大多数情况下管用),“所以其中又有哪些愚蠢又可量化的感情因素呢?” 
 
“Winklevoss兄弟”Mavis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你和Mark·Zuckerberg先生之间的事情涉及到的感情因素太多,我假定你们都有过犯蠢的时候。但Winklevoss兄弟的事情,显然他可以直接拒绝甚至当场指责他们态度傲慢,但他没有,他拖延了时间好让自己的网站获得优势。由此我判断他至少不像对公众所展示的那样坦诚无伪,并据此怀疑他的隐私政策。”Mavis放下杯子冲他笑了笑,“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而后果只是我不用Facebook,对我对他而言都无足轻重不是吗?” 
 
Eduardo叹了口气,“实际上,他也相当不守时,还傲慢自大,但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不是?我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被他的天才的特质所吸引以至于忽视掉那些缺点,但实际上我所爱的就是Mark本身而不是某些特质,所以即使认清了他的缺陷也无法改变他仍然吸引我的事实。” 
 
Mavis的眼神里带着某种微妙的温情,“虽然评分表上的数字肯定不好看,但是作为朋友还是会给你支持和鼓励的,anyway,祝你和你家卷毛幸福。” 
 
一定是便当太好吃才让Eduardo产生了Mavis其实也没有那么邪恶的错觉,毕竟下一秒她就带着小恶魔一般的笑容戳破了这种幻觉。 
 
“所以,你和Mark·Zuckerberg上周末的确搞在一起了对吧。” 
 
Eduardo扶额叹息,生活总得继续下去。 
 
“Mark,Mark!” 
Facebook的办公室里,Chris正在试图唤醒又一次在电脑屏幕前睡着的Mark,熬夜工作或许是敬业精神的体现,但为此在会议前睡着还是不对的。 
 
但Mark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他神情痛苦的发出了几声呜咽,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Mark?你没事吧?”正当Chris准备找医生过来时,Mark终于醒了过来,大口喘着气,眼神恍惚。 
 
“没事。”Mark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快要开会了是吧,我马上去。” 
 
Chris有些不放心的离开了,独留Mark一个人缩在椅子上,神情疲惫。 
 
我很抱歉。 
 
———————————————— 

太太这么多,优质粮天天有我为什么还要写,不如躺倒吃粮。

Mavis小姐的部分观点来源于 @用户3830528509 

试图用电影卖安利,带着cp脑去看和纯路人视角果然不一样,说实话我自己看的时候还常常跳过Winklevoss兄弟的部分。~(>_<。)\

后面不用看了。

 
 
 
 
 
 
 
相信早起一起学习这种鬼话我大概也是蠢,点了喜欢就别装睡,自觉起来吃饭。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