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ME】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 03

ooc预警 私设如山 焦作人随意

被评论预测到发展感觉好方⊙﹏⊙,某人真没剧透?

01 02

03

“嘿,别,不要和她说话!”爱德华多摒弃了自己所谓的绅士风度,直接坐在了Eduardo身边隔绝了,挡住了正试图搭讪Eduardo的Christy。他第一次由衷感谢除了Eduardo以为其它人都看不到自己的状态,不然这讲座就会变得非常有趣。 
Eduardo显然被突然出现的年长版自己吓住了,仅仅和Mark打了个招呼就跟着爱德华多离开了。 
 
“怎么回事?!上次突然消失也就算了,这次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现!”Eduardo感到有些绝望,忽然出现的爱德华多让他措手不及,“我还要和Mark谈关于广告的事呢,而且你居然对女孩子这么没礼貌,时间已经让你忘记了绅士风度了吗?” 
 
“关于绅士风度的问题,如果你还记得我是未来的你,那么刚刚那个女孩子将会在短时间内成为你的女朋友,然后几个月之后会用丝巾点燃你的床。”爱德华多也很绝望,他已经第三次回到从前但看上去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不可能,我喜欢Mark啊。”斑比眼男孩巧克力色的眼睛里显现出了不信任。 
 
爱德华多一边告诉自己这绝对是个概率极小的平行世界一边抓住了Edaurdo话中真正的重点:“好吧,不提这个,关于Facebook广告的事,我的建议是现在还不需要广告。” 
 
“它现在已经有四千多用户了,而且上涨速度还很快,用户在网站上的时间也很长……”Eduardo显然不会因为一句话就放弃自己的计划“它的扩张速度会很快我们会需要更多人手和服务器,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收入。” 
 
“我知道,但Facebook是不同的,它将会有数亿的用户,成为一个社交网络帝国。它所能带来的影响会完全超出你的想象,就像是…3000磅重的枪鱼。” 
 
“是吗?那告诉我你们的Facebook靠什么盈利,难道不是广告吗?广告终究是最经典的盈利方式。” 
 
“你不会真的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吧?”爱德华多觉得自己不能说服这个年轻的自己了,因为即使到最后他也无法真正告诉自己,曾经为TheFacebook所做的计划是完全错误的,只不过那不是他的Facebook,甚至不是他们的Facebook,那是Mark一个人的Facebook。他的语言因此变得更加锐利“你以为你可以帮助你的Mark解决任何问题,实际他大概只需要你闭嘴离开。” 
 
Eduardo明显被激怒了,他无视了爱德华多,兀自推开门打算离开。“记得带上鸡饲料!”在消失之前爱德华多想起唯一一件他大概能左右的事“凤凰社!” 
————————————————— 
Eduardo从梦中醒来,无端地想起了亚裔女助理曾说过的话“爱情是什么?让人连最基本的理性人假设都被抛之脑后!整天昏昏沉沉!吵吵闹闹!絮絮叨叨!所有的人生规划好像都要为之让道!脑子里充斥着邪恶的控制欲,卑劣的独占欲,狭隘的排斥欲!完全忘记了温良恭俭让的美德!风险大的难以置信而最好的预期收益也不过是两个微不足道的个体相依偎所得的温暖。” 
 
可有什么办法呢? 
 
Eduardo翻过身,面前是满头卷毛的技术宅。 
 
你连让他睡沙发都舍不得。 
 
拉着窗帘的房间即使在白天也一片昏暗,Euardo俯身看着Mark的脸,原本锋利的面部线条在黑甜的睡眠中变得柔和,眼下有明显的青黑。 
 
你甚至还没道歉。Eduardo心底冰冷而明晰,可是我已经原谅你了。 
 
这是不对的。 
 
我也有我的人生。 
 
它没有Facebook或许会更好。 
 
它也可以没有你。 
 
反正你总是在搅乱它。 
 
我总会适应的。 
 
我有我的计划。 
 
Eduardo在Mark额头上留下若有似无的一吻然后起床离开了房间。 
 
将猪骨和茶料包放进锅里炖煮,不一会香浓的气息蔓延到整个厨房。美好的早餐,Eduardo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可惜地看了看落地窗,窗外是新加坡明媚的阳光,不过为了挡住那些想搞个大新闻的记者他不得不拉上窗帘。 
 
Mark从房间里出来,凌乱蓬松的卷毛堆在头上,他连续加班挤出时间从加州飞来新加坡一路上也未曾好好休息,要不是Chris的提前通知让Eduardo赶来机场Mark很可能会在机场晕倒然后搞出个大新闻来。此时他眼下的青黑仍未褪去,但头脑已经足够清醒,“Wardo,我们得谈谈。” 
 
“先吃完早餐吧。”Eduardo一边说着一边往肉骨茶里撒上少许胡椒粉。 
 
Eduardo的早餐桌上第一次有了除他自己以外的人,两人在对坐着享用早餐,灯下的肉骨茶冒着丝丝白气,醇厚浓郁的香气里夹杂着胡椒粉辛辣的味道,Mark和Eduardo已经很久没有一同分享过早餐了。在遥远的哈佛时期,Eduardo有时会带着早餐到柯克兰去,通常是三明治,因为放便Mark一手编程一手吃早餐,而Eduardo就坐在他身后的床上一边看着他,一边吃着自己那份。而那个时候的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某些事情。 
 
他们沉默着吃完早餐然后洗碗,当这些结束时,原本打算和Wardo好好谈谈的Mark却陷入了词穷的窘境。他想起Chris临行前叮嘱的所谓真诚道歉-真诚表白-合理请求的三段论(有道理但显然没用),以及Dustin所说的抱着他哭到成功(愚蠢而且他显然哭不出来),和Sean的按倒在床上来一发(直接忽略,况且Mark怀疑自己根本不能在Eduardo不愿意的情况下把他按倒在床上)。Mark直直地盯着Eduardo,他看上去过得很好,没有自己参与的那种很好。 
 
“Mark,你该回去了。”Eduardo打破了沉默,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揉了揉Mark的卷毛,“Facebook需要你。” 
 
“但是我需要你,我真的不希望你离开。”Mark低头不敢去看Eduardo的反应,“根据需求层次理论,情感需求在自我实现之前,你所带给我的尊重温暖和关怀,我之前把它们看作理所当然的事,我很抱歉,我不知道Facebook会毁了我们的关系,我以为你其实不在意Facebook。请你回美国好吗?” 
 
Eduardo轻笑出声,目光缱绻,“为什么是回美国。” 
 
“你不需要原谅我,Wardo”Mark仍然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我只是希望你能回美国,你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你的家人在佛罗里达,你从前的目标是进入华尔街。”我们还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事实会让我心安,Mark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可是我不想回去怎么办呢?” 
 
Mark抬起头,钴蓝色的眼睛里透出显而易见的惶恐不安。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和我表白?” 
 
“你会答应吗?” 
 
“你不问怎么知道。” 
 
“那么我喜欢你,而且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所以我们在一起吧。”Mark用自己最慢的语速说出了这句话,他该早点说的。 
 
“好啊”Eduardo笑容甜蜜,眼睛流露出许久不见的暖意,那是Mark此生最珍贵的宝物之一。 

———————————————————————

这篇大概又写不长了,一写到感情就难受,不会写。有一种你们能过就过就过,不能过就分别磨叽的暴躁感。~(>_<。)\

 






@用户3830528509  我不光要用电影台词凑字数,还要用你凑字数。

看到这个的时候,给我滚下来吃饭。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