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ME】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 01

ooc预警,私设如山,焦作人随意。


01
站在哈佛校园里,爱德华多确定了一件事,他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了。

五分钟后,当他被身边的人无视,穿过墙壁到达艾略特楼的宿舍还看到年轻的自己时,他确定了第二件事,这他妈还是魂穿。

现在已经是深夜,看上去这个年轻版的自己从电脑前起来开始换衣服准备外出,而当他转身到自己的方向时,年轻的Eduardo瞬间愣住了。

Oops,一时间场面十分尴尬,看来年轻的Eduardo能看到自己,爱德华多又有了新的希望。

爱德华多是个有计划有目标的人,或者说爱德华多曾经是个有计划有目标的人,凭借着足够的天赋和自己的努力,爱德华多的人生计划始终进行得一帆风顺,进入哈佛,取得优异成绩,成为投资协会主席,在暑假里投资积累经验,期待着未来进入华尔街工作。直到Mark和他的Facebook犹如脱缰的野马般把一切都搅得一团糟。

所以,当站在年轻自己面前时,爱德华多有了一个新计划:帮助年轻的自己珍爱生命远离Mark。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或许也能重新挽救自己的人生计划。

“……你是谁?”年轻的Eduardo勉强保持着镇定。

“五年后的你的灵魂,如果人真的有灵魂的话。顺便说一句,似乎只有你能看见我。”爱德华多一边说着一边试着戳了戳Eduardo的肩膀,好吧还是穿过去了。

Eduardo将信将疑,但他显然心不在此,“不管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得先出去一趟。”

爱德华多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抱着一丝侥幸问到“你是要去Mark那里吗?

“你怎么知道……好吧,或许你真的是未来的我,那么你应该记得Mark分手了,我得去看看他。”Eduardo还是准备离开。

爱德华多这下确定了,这的确是万恶之源facemash创建的那晚,所以他一定得抓住机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嘿,你不觉得现在这时候去不太合适吗?”

“你应该记得,我看了Mark的博客,他可能很难过。”Eduardo并不赞同他说的话。

“我当然记得,实际上Mark并没有很难过。”这是实话,当初他满怀担忧地赶过去,却发现对方只想要他的公式。“半夜赶过去虽然也是表达关心,但或许你其实打扰到人家了呢?要不明天下课后再去……”

说话间,Eduardo收到了来自Mark的短信“I need you.”这下Eduardo完全不听爱德华多的劝阻了,他无视了还在试图阻止他的爱德华多,打开门就打算赶往柯克兰。

“你不觉得,大半夜赶过去,会给人错误的暗示吗?你和Mark都是直男,这点我还是没有记错对吧?”无奈之下爱德华多只能放大招了。但愿这能阻止年轻的自己开始陷入关于Facebook的一切。

但爱德华多没想到的是,Eduardo的脸竟然红了起来,Fuck,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喜欢过那个小卷毛。

“或许今晚我就该和他表白,”Eduardo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嘴角上扬“你就先呆在这里,明天见吧,未来的我。“

这就是命运吗?阻止不成反而把事情引向了歧途的爱德华多无奈地宣告拯救自己人生计划的行动第一阶段失败,并需要进行战略性调整。

好吧,至少作为商科学生不和喜欢的人做生意应该算常识。那么首先,自己还是要抓住机会阻止Facebook的诞生,如果不成功,那么至少要阻止年轻的自己参与其中。爱德华多“坐”在椅子上考虑着接下来的计划,却没有注意到原本半透明的身体正在逐渐消失。

——————————————————

Eduardo从梦中醒来,宿醉让他头疼欲裂。他恍惚记得自己做了一个特殊的梦,但关于梦的记忆如同海水退潮一般迅速消失,于是他很快不再为此纠结。拉开窗帘,明媚温暖的阳光洒在房间里。

早餐过后,Eduardo打开电脑,轻车熟路地清除所有看上去来历不明的邮件,忽略了Dustin发给他的“达达和鲑鱼的日常”(中间总是试图提起Mark),礼貌地回复了Chris的问候,然后开始看他的同学Andrew发过来的关于一些投资项目的邮件。

他来到新加坡的时间并不久,当初选择这个国家除了因为它离加州足够遥远,还看中了这样优渥的投资环境。这段时间以来,他也看到了一些不错的机会,但他还要好好考虑。

Facebook的事情让他对原本十分熟练的投资活动更加谨小慎微,反正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风险的降低意味着潜在收益的减小,但Facebook已经给他带来了足够的钱不是吗?

————————————————
依旧不吃安利的某人吐槽我写的都是假文,我认真的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_(¦3」∠)__

这篇是因为写之前两篇刷好多遍电影的产物,有很多个人感情在里面,唯一能确定的只有结局是HE。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