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花朵水仙】

终于完结了,然而还是没有名字。

前文见: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221b-baker.lofter.com/post/1ddd81a9_e63212f/" >05</a>

时间线

2000年     爱德华多入读哈佛经济学院

2001年     爱德华多与马克相遇

2002年     一月       爱德华多与马克创建脸书

                 九月      Eduardo入读哈佛经济学院

                 十二月   爱德华多股权被稀释 

2003年     六月       爱德华多提前毕业,提起上诉

                九月       Eduardo成为哈佛投资协会主席

                              庭外和解爱德华多开始环游世界

                四季度    Eduardo与Mark相遇

2004年     二月       创建Facebook

                 夏季       加州雨夜,冻结账户及解封

                 十二月   百万会员夜

                              Eduardo与爱德华多共度寒假

2005年     一月       Eduardo发起上诉

                三月    爱德华多和肖恩关于理性人讨论

                           庭外和解

                四月   爱德华多出发到加拿大等地旅行

                          Mark向Eduardo发道歉邮件但未

                          得到回复

                六月   Eduardo和爱德华多共同成立投 

                          资公司     

                十一月   爱德华多于感恩节表白成功

——————————————————————

官司结束的很快,Gretchen女士再三向Eduardo确认关于赔偿中股权的问题“Edu,你知道Facebook的股份意味着相当可观的收益对吧。”

“即使是信用评级为C的债券,只要好好经营也能有可观的收益。我现在完全不想成为Facebook的股东。”

最终Eduardo获得了6亿美元的赔偿以及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这不是他曾想要过的一切,但这个结果已经足够让他脱离Mark去经营自己的一切了。

官司结束后Eduardo又试着与向父亲请求原谅,糟糕的是他不仅没有得到谅解,还再次被拒之门外附带了一张列着从他降生开始花费的所有金额的账单,好吧,至少这是在我获得了Facebook的赔偿之后,Eduardo这样想着,将自己的家族戒指取下来和支票一起寄了回去。1*

除此之外,Eduardo在学校的最后一年过得其实不错,离开Facebook之后他有更多时间投入在学业和其它投资项目上,他的其它朋友们都非常友好而且体贴,他们一起谈论学业、国际象棋、投资以及气象,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了Facebook,不过有一个人例外,爱德华多。

不管有多不舍,官司结束之后,Eduardo也就没有待在这里的理由。“我不打算移民新加坡了。”机场上爱德华多这样告诉Eduardo,“回去处理完当地的生意后,我打算去加拿大还有欧洲的几个国家看看。”2*

“那么,先祝你旅途愉快。”Eduardo拍了拍爱德华多的肩膀,实际上这段时间他觉得有点摸不通自己学长的心思,但他依然对爱德华多充满感激和祝福。

“我们以后可以用Facebook联系。”

“什么?”Eduardo略微有点愣住了。

“别这样,最近我注册了一个账号,发现它其实挺好用的。”

爱德华多一脸真诚的看着他,这让他难以拒绝。“好吧,以后常联系。”


自此之后,爱德华多几乎每天都会在Facebook上和Eduardo聊旅行见闻,曾经Eduardo为Facebook每天14小时拉广告却不知道如何更改自己的感情状态,后来的事情又让他对Facebook敬而远之,但爱德华多让他逐渐喜欢上了Facebook,毕竟它的确非常不错。或许Facebook两周年纪念日时自己可以在Facebook上发点什么表示祝福,那一定会让不少人大跌眼镜。Eduardo不无恶趣味地想着。他开始真正使用Facebook之后,Chris和Dustin都给他发了消息,但正如Eduardo曾预计的那样,几乎没有交集而又各自忙碌的生活让他们逐渐无话可说。至于Mark,Eduardo从未再去看过他给自己发过的任何东西。

除了在Facebook上的联系,Eduardo还常常收到爱德华多给他寄来的礼物除了枫糖、晒干的郁金香、巧克力等当地特产之外还有很多明信片,这些东西常常让Eduardo也有出去旅行的冲动,但当暑假的时候Eduardo还是去了纽约。

他们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反正他们两个就能拿出足够的起始资金,爱德华多开玩笑说要专门成立一个气象预测投资部,其实公司一共只有他们两个。他们一起预测股票价格,评估债券的价值,管理和运作证券投资基金,Eduardo发现自己爱极了这种工作。一天晚上,两个人穿着浴袍,就某个债券风险分析模型的一个参数发生争执,各自举着一本厚重的经济学著作相互嘲讽,以至于都被泼了满头满脸的红酒,甚至发展到肢体冲突,最后两个人都精疲力尽地躺倒在地毯上,Eduardo忽然觉得无比惶恐,如果有一天他们分道扬镳,或许会比被驱逐出Facebook更难接受。

感恩节时Eduardo在爱德华多的邀请下去了他家。这并不是第一次,暑假时爱德华多就带着他在弗罗里达的家中呆过一段时间,而Eduardo受到了爱德华多家人的一致欢迎,“都是家里的小儿子,dudu就这样讨人喜欢,爱德从小就是小讨厌鬼。”美丽优雅的萨维林夫人看起来非常喜欢Eduardo,同样是在弗罗里达的巴西裔犹太商人,Eduardo猜测他们大概都知道自己的情况,但他实在难以拒绝爱德华多的家人带来的温暖,那些和爱德华多还有他的兄长在海上冲浪,和老萨维林先生一起下棋甚至是和萨维林夫人一起在厨房里烹饪的时光都是那么的轻松愉快,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充满繁琐规矩的冰冷的家庭生活相比Eduardo几乎忍不住要对爱德华多心生嫉妒。

感恩节的晚上,当他们享用完感恩节大餐,在关于足球之类的话题上聊的尽兴,各自回房间准备睡觉时,爱德华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我打算送你一个礼物。”爱德华多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一枚戒指“这是我之前的家族戒指,脸书的事情之后,父亲给了我一枚新的,我注意到你的家族戒指已经很久没有戴过了,所以我想你或许会喜欢这个。”

爱德华多难得地表现出了不好意思,他甚至不敢直视对方,而是低着头,手指把玩着那枚戒指。

“所以你是在向我求婚吗?你甚至没有表白过。”Eduardo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确切的说,我在邀请你成为我人生的伴侣和家庭的一员。我觉得过去的时间已经证明你我是彼此最优选择,我们会是最优组合。”爱德华多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拉到自己身前,同时把那枚戒指戴在Eduardo手上。

Eduardo没有拒绝,而是倾过头去,分享了两人之间第一个吻。

——————————————————————

1*Eduardo的父亲给他寄账单应该是在某篇卖身梗的文里看到的,如果不行的话可以改掉。

2*联系后面的礼物爱德华多去的国家是加拿大荷兰比利时等国这几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所以说大花朵套路深。(•̀ω•́)

写到结局才亲亲我也算对得起马总了

但是刚刚收到消息说读书笔记要再加1000字,为了凑字数三刷材料感觉对(例子里的)马总的怨念简直上升到新高度(¬_¬)ノ

其实这篇文里面两个花朵算是从不同方面去解读电影里的花朵吧。一开始看社交网络的时候感觉花朵的形象更贴近小花朵,因为父亲要求严格,家庭生活里得到的温暖少所以压力大又比较敏感,微妙的向往马克这样比较坚强自信的人。

但是自从看到有大大写了受家里宠爱的花朵后感觉开启了新世界!因为在家受宠所以相对单纯,在被马总设计后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通过法律夺回股份感觉也很好。。◕‿◕。

其实之前也开过不少脑洞但是只有这个被写出来大概是对马总怨念太深눈_눈

删掉原本脑洞的马总部分的时候和妹子说幸亏是花朵水仙,想想两个马总怎么水仙,难道要让他们为脸书决斗,然后相爱相杀๑乛◡乛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