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花朵水仙】

预警:假设在同一个世界里有两个花朵,两个马总,两个脸书的奇怪脑洞。

本篇有ME提及。

前文见:
03

04吃一堑长一智

作为Facebook的法律顾问Sy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即将毁在这该死的社交网络公司上,或许他现在就该退休,然后找个海滩晒晒太阳。


他所面临的官司,同样是公司使手段驱逐联合创始人的情况,手段相同而且自己这边做得还过分很多,对面则是已经有过经验的团队。上次的结果是庭外和解,虽然即使有保密协议他也知道有一大笔赔偿金和股份而这一次,上帝保佑他们能达成庭外和解,至于赔偿部分就只能看那位年轻Saverin先生意下如何了。


而另一边,Gretchen女士正在向Eduardo确认,“只要庭外和解?Eduardo我们胜诉的机率不小。”


“是的,我只想要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和钱。这就是我全部的要求。”


“那么,爱德你确定要以助理律师的身份参与到这起官司中?”


“当然,我都从新加坡赶回来了,那个Mark Zuckberg的所作所为真的太过分了。”


“好吧,不过我得提醒你,即使作为助理律师,你能做的也只是记录一类的事。”


Eduardo知道爱德华多在学校获得了经济和法律的学位,但他不知道爱德华多还去考了律师执照,对此爱德华多只是耸耸肩表示吃一堑长一智,与其一厢情愿地把别人的律师当作自己的律师,不如自己做自己的律师。


在问完所有的问题后,Gretchen女士就离开了,爱德华多有些不赞同对Eduardo说:“Edu,你知道你值得更多对吧?”


“我知道,但我不想再和Facebook扯上什么关系了。”Eduardo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至于联合创始人的身份,除了名声因素之外大概就是不想让Mark好过吧,即使被驱逐出公司,我的名字依然挂在Facebook上,别人仍把我看作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这大概是最让Mark Zuckerberg难受的事了。”


听证会很快就开始了,爱德华多陪着Eduardo经历了整个过程,过往的一切再次被提起,Eduardo的情绪也随着这些变得越来越低落。即使已经自我剖析过无数遍,在别人面前揭开伤口的疼痛依然让人难以忍受。Eduardo迅速地消瘦下去,让陪伴在一旁的爱德华多担忧不已。


情绪不好的并不止Eduardo一个。Mark身上的低气压也已经到了让Facebook的员工都绕着走的地步了。


Chris在事情发生后从学校里赶过来,又不得不面对Sean在派对上被警察带走的事,最终他放下风度在Mark的办公室里咆哮了一顿后开始处理这些烂摊子。


Dustin自从百万会员夜之后就一直不愿意和Mark说话,每次听证会他都试图冲到Eduardo面前去道歉,但他还是被Chris拦住了,毕竟官司还没有结束,他们作为Facebook的一员,只能站在Eduardo的对立面。



即使情商值再低Mark也知道Wardo会因为股权被稀释而生气,但他并不怎么担心,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Wardo总是那个先做出让步的人,另一方面Wardo的父亲,那位严厉的重视金钱和名誉的老Saverin先生显然不会帮助他,那么Wardo在生完气后肯定会回来找自己,到时候他们可以好好谈谈,他会给Wardo合适的股权。


他当然知道0.03%很过分,那是对于Wardo忙于凤凰社和其他事情而冷落自己还有冻结账户的惩罚,Wardo不适合Facebook但他的确值得更多。可惜世事并不如人意。


等了几天却没有结果的Mark黑进了Wardo的手机,发现他人在新加坡时,Mark是懵逼的,居然还能这样?!爱德华多·萨维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听证会的时候他还握Wardo的手,太过分了!Wardo喜欢的人是我好吗!Eduardo在与Winklevoss兄弟的官司里的维护让Mark略感安心,但爱德华多的存在还是让他觉得十分碍眼。


是的,Mark知道Wardo喜欢他,他也喜欢Wardo,但这一切都必须排在Facebook之后。Mark从不后悔,他所做的事几乎都出于理性,而他也从不认为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Mark一直认为Wardo会先做出让步,但听证会上的情况让他感到不安,就好像如果他在不做点什么,就真的会失去Wardo。

——————————————————————

对不起马总了,其实一开始的脑洞是在这种世界观下促成两对ME的,结果在写寒假读书笔记的时候刚翻开材料就看到马总눈_눈

于是就对自家妹子说要删掉马总的部分然后水仙,结果被妹子吐槽蛇精病╮( ̄⊿ ̄")╭

写的时候一直觉得莫名对不起马总,以至于觉得笔记本阵亡说不定是马总的怨念⊙▂⊙

在考虑要不要炖个ME肉。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