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猛于虎

卖安利是件有风险的事。

【TSN|花朵水仙】

本文背景:

爱德华多和马克一起创建脸书结果被稀释股份。

Eduardo和Mark一起创建Facbook结果被稀释股份。

Eduardo不等于爱德华多;

Mark不等于马克;

Facebook不等于脸书。

所以基友妹子吐槽世界观里所有人都是小龙虾。(看不出一样的脸还听不出一样的名字)

是的,作者是蛇精病还取不出名字。

cp为花朵水仙,ME提及。

文笔不如小学生,人设OOC,私设如山。

纯粹自我满足,焦作人随意,如有雷同算我抄的。


时间线:

2000年     爱德华多入读哈佛经济学院

2001年     爱德华多与马克相遇

2002年     一月       爱德华多与马克创建脸书

                 九月      Eduardo入读哈佛经济学院

                 十二月   爱德华多股权被稀释 

2003年     六月       爱德华多提前毕业,提起上诉

                九月       Eduardo成为哈佛投资协会主席

                              庭外和解爱德华多开始环游世界

                四季度    Eduardo与Mark相遇

2004年     二月        创建Facebook

                 夏季        加州雨夜,冻结账户及解封

                 十二月    百万会员夜

                                Eduardo与爱德华多共度寒假

——————————————————————

(01)太阳底下,本无新事


他在衣柜前犹豫许久,谨慎又郑重地选择了既适合派对又适合商务会谈的衣着,却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场伏击。

在得知自己股份被稀释的瞬间,Eduardo的脑中一片空白,自己对Mark的信任和不曾宣之于口的倾慕化作利刃,捅到他自己身上,他砸了Mark的电脑,质问这一切的缘由,在转身离开时忽然想起了的学长爱德华多。哈佛的投资协会会长与技术宅共同创业又被驱逐出公司,同样的故事再次上演而自己居然毫无防备。或许这就是我自己的错,是我太过愚蠢。倾其所有所换来的不过是背叛和欺骗。带着这样的念头他最终还是没有对着Sean Parker那张令人讨厌的脸揍上一拳。

他打电话给父亲,在坦白了自己的窘境后收到了充满愤怒的咆哮。而当他飞回家试图道歉时,却被拒之门外。于是他不得不回到波士顿的单身宿舍,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两个人,也是其认可一直最受他珍视的两个人同时排斥他的情况下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

就在此时,Eduardo收到了一封意料之外的邮件,来自他有着相似经历的学长同时也是上任投资协会的主席爱德华多萨维林。

一年前,当哈佛大学投资协会主席以极优的成绩提前毕业并将主席的位置交给了Eduardo时,他曾给自己聪明优秀的学弟一句发自内心的忠告,永远别以为技术宅就毫无心机。Eduardo知道这是来自他自身的经历,和马克共同创立公司却在成功前夕被摆了一道,虽然在他父亲推荐的律师的帮助下成功挽回损失,但随之而来的舆论压力却还是让这位经济学院学生兼协会男神选择提前毕业,为此Eduardo与一些协会成员还曾偷偷在协会内部抵制脸书。只可惜当他一边说着Mark需要保护一边签下“死亡协议”时,来自学长的忠告被完全抛之脑后。

爱德华多在邮件中邀请他去新加坡一起度过寒假。Eduardo很好奇他是否已经知道自己的遭遇,相同的爱好使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在爱德华多毕业开始环游世界之旅后也有不少联系,但他们的关系显然没有好到在异国共度假期。

正当他思索着如何回复这封邮件时,爱德华多已经打来了电话“Edu,我已经把机票买好了。”

“可是……”

“来吧,至少开心地过个光明节吧,接下来的事可不容易,再说我现在可不缺这点钱。”

“好吧,谢谢。”他现在可以确定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情况。这位有过相似经历的学长想要提供帮助,而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

写的时候和妹子说,有些文下一步就是卖身梗了,结果被妹子吐槽说脑洞比卖身还诡异。

入坑有段时间了,TSN有毒啊,看过的同人估计比其它cp加起来还多。第一次发文其实是想造福社会的,不过考虑到学经济统计三年,曾经的文科魂(并没有)已经转化成数据模型,估计最后就是个报复社会的玩意儿。

评论

热度(7)